蜀地史迹|旺苍县万山乡

2020-10-29 23:46 关键词:蜀地史迹|旺苍县万山乡 分类:历史 阅读:365

蒲守国/文图

从旺苍县城向东,经过40余千米的乐西走廊(东起南江乐坝、西至旺苍西河的槽谷),至三江而北折,然后溯后坝河而上,再行30余千米,来到群山蜂拥的万山乡。乡政府驻地东侧,一条弯弯浅浅的溪流蛇折曲折,流泻而出。夹岸,黛青色的山体、碧绿的植被交织掩映,使那里显得极其清净、深幽、别致而迷蒙,古称濛溪河。

小河西畔,在被称作菊花寨的嵯峨山岳中段的平缓处,保存着一套穿斗木结构的清朝民居。原是一套双庭院大院,跟着生齿的持续生长、变迁,曾经变得寥落。大院北首的老堂屋前房柱上,吊挂着一副笔力遒劲、储满鼓励的春联:“观听圜桥事成有志,恩治凤沼功倍少年”。

四合院的仆人姓陈,这套老民居建于清嘉庆期间,距今已有200多年历史,被陈氏族人称为老堂屋。

蜀地史迹|旺苍县万山乡

兵连祸结,流浪转徙

陈氏老族谱中说,隋末唐初,安徽安庆府宿松县有一个叫陈能的人,率族中密切本家数人,迁至“蜀阆州之西水(今阆中市物品河村)新井(今南部县境内)”,落地生根,开枝散叶。慢慢地,生长构成一小我丁兴旺的望族,子嗣遍及巴蜀各地。

传至明末清初,战乱和瘟疫让这个家属承受了暴虐的重创,生齿锐减。族中那些九死一生的幸存者,多半沦入颠沛流浪的逆境。

根据《移民填蜀诏》的划定,新迁入的外省籍人士可减免4年钱粮,像陈氏如此的“实川”者,就没有非常关照的政策,并且地方政府还把筹集军粮的眼光集合到这些老川人身上。

按陈家营祖坟坡碑记覆按得知,雍正初年,在这一支陈氏后嗣中,有一对叫陈龙、陈虎的兄弟,就是由于“不支军粮”而“潜徙广元高城(插占于今旺苍县万山乡濛溪河)、梁山(插占于今旺苍县五权镇寨坝河)”,开荒落业,安居乐业。

当时风俗把地处四川东北部的广元县和毗连的南江县合称“广南两邑”。两邑之地,狼烟尽管早已燃烧,但旧日的荣华却已不再。在冷落的绵亘峰峦间,大批肥土沃田,哺育着这些四周展转、落业插占的新家属及新邻人。

濛溪河,即今万山乡濛溪村。五峰蜂拥、四水会聚、北屏敦朴、南门敞开的地舆精巧,再加上东边的云雾山与西边的菊花寨,如锐意粉饰般构成了左青龙、右白虎的风水款式。

在风水老师的赞誉下,陈虎(字凤徙)假寓在这弯弯浅浅的濛溪河边。所居之地,被后辈称作陈家营。

蜀地史迹|旺苍县万山乡

安居乐业,鸾鹄在庭

几十年弹指而过,陈家营已不克不及知足陈氏一大家子人栖身了。

族谱中说,到清嘉庆期间,陈虎子孙中有一个叫陈绍华的,买下濛溪河西畔的菊花寨下(今菊花村二组)的全部地皮。请了风水老师,前后破费4年时候,新修了一套“两颗印”(一套房子由两个四合院构成)。

整套穿斗木结构衡宇,占地面积大、气势恢宏、用材讲求,让人称羡,美其名曰大屋岭。雄伟菊花寨,四时碧绿;壮盛大屋岭,百业复兴。今后,这一支陈氏,又在新领地里走向繁华。

陈姓家属不断承袭耕读传家的家风,谨守着“勤养家、简养德”的祖训,并以《朱子治家格言》为家训导的范本,传承着严厉的家风和家教。

陈绍华与老婆张氏有三男:宗子陈文儒、次子陈文仪、幼子陈文修。在他建筑大屋岭房子时,儿子们已靠近成人,陈文儒都10多岁了。

提及陈文儒,那但是“名头响彻高(城)梁(山)二堡、雅号传遍广(元)南(江)两邑”的传奇人物。

清道光初年,他15岁考中秀才、18岁考中举人,名噪一时。陈文儒不但幼年才高、勤勉勤学,并且一表人才,辞吐沉着,为本地百年难遇的俊朗奇才。

陈文儒的发展,倾泻着陈绍华匹俦的血汗,也是大屋岭甚至全部陈家营族人的自豪。天然,他也获得非凡的溺爱:整天临窗朗读诗书,从不容许下地干活,出行骑一匹专有的高头大马。

道光期间(1820-1850),国势走向衰颓,每况愈下。西方列强环伺中原,大批雅片涌向中国;海内,吏治靡烂,社会短处积习难改,教匪流动渐渐频仍。在这深山里的陈氏门中,仍然默守着“万般皆下品,惟有念书高”的族规。

当时的念书人,在谋取功名或步入宦途方面,是要看家庭背景及社会人脉的,并不单单取决于“学而优则仕”。像陈文儒如此身世草根的豪门学子,自是不会苟且获得仕进机遇。以是,放榜一竣事,全部举人都四周走动,可以交游。

新《陈氏族谱·名人录》中写道,陈文儒背着轻飘飘的盘费负担(内装沿路糊口所需铜钱和交友显贵的仪银),单人独骑,拜见广南两邑县府。

按计划,陈文儒先到了南江县,见到时任知县、有着进士身世的雷化醇。这雷大人是爱民惜才的好官,青年才俊的谦和博学、轩昂器宇,深得他的欢心。除设席招待外,还挽留陈文儒在贵寓盘桓很多天。

一官一民、一老一少谈得非常谋利,偶然还作一些诗词相互酬答、咏和。转眼间,四五天就飞逝而过。陈文儒想起还要去访问广元知县,就揖别了雷大人。离别时,雷大人提出,他将去陈文儒的栖身地大屋岭赠予贺匾和春联。

陈文儒望广元而去。来到一小我叫茶花沟的小山村。途中,碰到一个漂亮女子。经过攀谈,陈文儒晓得女子姓郝,是茶花沟中一位老童生的女儿。在爸爸的陶冶下,女子也识得一些笔墨,并且性情开畅、热忱慷慨。

女子得知陈文儒是爸爸常常提到的大才子时,约请陈文儒去她家。老童生见了,奉为上宾。连续3天,陈文儒都盘桓在茶花沟,把去广元县的事儿忘诸脑后。以后蓦地想起,立刻告辞。

蜀地史迹|旺苍县万山乡

变生肘腋,杀身以谢

这番奇遇,极其正常,文人相敬,本是美谈。偏在那饶舌人搅动下,竟成一桩风花雪月的流言。老童生被作为风化案正犯,父女被带到祠堂,接管族规惩戒。

族长年迈昏庸,一众执事也是各房父老,长短不分,思惟局促,总感觉人们在交相评论中,都说得有声有色,遂认定伤风化是铁定的究竟,父女全家莫辩,当夜抱屈自杀。

陈文儒分开茶花沟后,一起乐和和地玩耍在通往广元县的途中。走到邻近广元县城的龙洞碥堆栈,碰到来自故乡的两位堂兄。

两位堂兄见他悠哉乐哉,气不打一处来,就将耳食之闻得来的有关他“私定毕生”的听说、家中爸妈的大怒和悲忿、乡里坊间的鄙夷和非难、郝家父女双亡的变故、陈家营正在为他量身筹办的族规家法等尽情宣露。

实在,两个堂兄也是瞒着家人偷偷来给他报信的。听着听着,陈文儒直觉天旋地转,两眼发黑,栽倒在地。两位堂兄将他扶起摇醒,又说了一箩筐宽解话。陈文儒不断乌青着脸,不吭一声,眼泪扑簌簌滑落。

陈文儒感觉本身是杀戮郝家父女的刽子手,虽百死不足以谢其罪,哭了整整一个彻夜。第二天,他想回茶花沟一探究竟。两个堂兄怕他冒失,也租了马匹,紧随阁下。

到了通往水磨沟和大屋岭的岔路,两个堂兄死活要把他拽回故乡,陈文儒只得依了他们。走了10多里,陈文儒说去林子里解手,两兄弟远远地望着。

过了一段时候,不见他出来,遂去探访,发明陈文儒吊挂在树上。二人扑上去,将陈文儒放下来。一探鼻息,曾经气绝身亡。

两堂兄被这肘腋间的惊天剧变吓得魂飞天外,放声痛哭。直到有人途经,世人搭手,用树枝临时袒护尸首,待后埋葬。二人星夜兼程,回大屋岭报讣。

合理大屋岭商酌着摒挡陈文儒后事时,溘然听到有锣鼓声自山梁上传来。本来,是南江县雷知县带着一班人送匾额和春联来了。陈文儒分开后,雷知县就亲笔誊写贺匾和春联,全然不知曾经发作的剧变。雷知县得知情况后,也失声痛哭起来。

根据惯例,要先把雷知县亲书的“仁瑞祯祥”匾额横挂在堂屋双开大门上方,然后再将木刻春联嵌挂在两厢柱子上。但是,在如此的情况下,是不克不及按常理来办的。

正在束手无策之际,从陈家营过来的一个族人提出:“先挂联于门庭,以颂皇恩而悼少魂。再列匾于神壁,以慰昭穆而安家宅。”雷知县与陈绍华颔首应允。

两张被生漆感化得黑里透红的木板,显得绮丽高雅。瓦背形的木板上,16个笔力遒劲、铁笔银钩大字浮翠流丹:“观听圜桥事成有志,恩治凤沼功倍少年”。金底红字的“仁瑞祯祥”横匾被高高吊挂在堂屋后壁“天地君亲师”牌位上。

安装好后,雷知县回绝陈绍华的挽留,潸然告辞。陈绍华早已央请人力,将陈文儒“接”回故乡,择日埋葬。

蜀地史迹|旺苍县万山乡

余荫盛世,谱写繁华

现在,昔时的四合院已变得寥落,部份房舍被朋分、撤除,只在背景的一端,留下一排10多间古旧的穿斗木结构青瓦房,嵌挂着木春联的班驳木柱子后面的那间中堂,被人风俗地称作老堂屋。

200年来,老堂屋神壁上的横匾早已石沉大海,惟有这幅春联向今人诉说着这一个写满才思又凄美的故事。

现代太学(隋代改成国子监)四周环水,有四门,以桥通。以是,圜桥代指黉舍或学府。《后汉书·儒林传序》载:“飨射礼毕,帝正坐自讲,诸儒执经答辩于前,冠带绅耆之人,圜桥门而观听者盖亿万计。”

下联的“凤沼”又借“凤凰池”喻指黉舍,在那里泛指处置儒学研习的场合或范畴。“恩治”,就是“在皇恩治下”。雷知县在上联援用《后汉书》的用词,下联又化用了。

两个典故:唐杜甫《赠韦左丞丈济(天宝七年以韦济为河南尹迁尚书左丞)》:“时议归前烈,嫡亲恨莫俱。鸰原荒宿草,凤沼接亨衢。”《孟子·公孙丑上》:“故事半古之人,功必倍之,惟此时为然。”

短短16个字,既鼓励学子只要建立宏大志向、勤勉勤学,目的就会实现;又赞誉青年才俊深蒙皇恩、聪明睿达,在风华正茂的年月就获得胜利,获得殊荣。

这幅春联及春联中人物为这个沧桑家属增色很多,至于以后发作的事,只好另当别论了。

200年来,从老堂屋分支进来的陈氏后嗣,至今已超出3000人。每一年,有很多在外地工作或栖身的陈氏子孙,到大屋岭老堂屋来企盼这副春联。

联系邮箱:1390477380@qq.com 客服QQ:1390477380

2002-2019 Copyright © 西部网 版权所有